当前位置: 主页 > VR资讯 >
戒毒所VR黑科技:“以毒攻毒” 戒除毒瘾

作者:admin 2018-06-21 14:03阅读:

  随着耳边咕噜咕噜的声音响起,常威(化名)的喉结开始不自觉地上下滑动,他不停地吞咽口水,电脑屏幕上的心电图随即出现剧烈波动。

  常威和其他戒毒人员一起,坐在一间能容纳30人的VR矫治戒毒室里。每个人都头戴VR纹丝不动地坐着,面前摆着一台电脑。

  VR,又称为虚拟现实技术,通过计算机模拟产生一个三维空间的虚拟世界,借助头显和其他设备,给使用者提供视觉、听觉等感官的刺激,让使用者如同身临其境一般,实现在虚拟场景中的仿真漫游和实时交互。

  今年是浙江省拱宸强制隔离戒毒所把VR用于戒毒的第二个年头,他们将这项技术称为“VR毒瘾评估矫治技术”。戒毒人员只需要戴上VR眼镜,就能踏上一条快捷治疗通道。

  “要想抑制毒瘾,必先触发毒瘾。”VR戒毒项目负责人吴宣辰解释说。

  利用VR带来的沉浸感,采用递进的方式将影片分为诱发毒瘾、厌恶治疗、回归家庭三个阶段播放,这项技术试图借此让戒毒人员从依赖毒品转化为厌恶毒品。

  在影片第一个阶段,吸毒的画面会勾起戒毒人员对毒品的记忆,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会因此按捺不住。

  “我感觉我的牙齿上还有冰毒残留。”常威情不自禁地舔了舔牙齿。

  在VR影片里,他看到了一群正在吸食冰毒的男女。有人随意地朝他摆了一下手,还有一个把吸管递了过来——常威张开嘴巴迎上去,结果一头撞上了电脑屏幕。

  他觉得这个镜头最具杀伤力,“肯定有人张嘴,不可能控制得住。”他重复了好几遍。

  屏幕上出现一张折成小条的锡纸,被人从两端捏着,天平般左右缓慢倾斜。一股幽蓝色的火苗,从下方徐徐舔着锡纸。

  逼真的细节是制作诱发影片时最为重要的要素,影片里展示的细节全部来自于吸毒人员的真实经历。百分百场景还原,才能最大限度诱发戒毒人员隐藏的毒瘾。

  毒品、吸毒器具和“溜冰”时的咕噜咕噜声,勾起了常威强烈的复吸念头,“来这里这么久了,本来以为对毒品已经没有渴求度了,可我发现自己还是会因为视频里吸食毒品的镜头心跳加快。”

  和普通人体验VR不同,戒毒人员除了戴上VR眼镜,还会分别在自己的左右臂上贴上心电贴。

  吴宣辰介绍说,“这项技术除了VR之外,还提供心电仪,同时监测戒毒人员的电生理的状态,量化他对于毒品的渴求度。”戒毒人员因为受到VR里吸毒画面的刺激而产生的任何心理变化都会被心电仪捕捉。

  “VR在这样的情景下,可以扮演一个说故事的角色,让这些戒毒人员,能够以第一人称回想了他们当时吸毒整个过程,这个感觉起来之后,他们已经想要吸毒,在这个关键时间窗口内,给他一个厌恶的打压。”

第二个阶段,戒毒人员会看一些脸部皮肤病变等挑战心理承受能力的画面。

  第二个阶段,戒毒人员会看一些脸部皮肤病变等挑战心理承受能力的画面。

  在这个阶段,常威最害怕的镜头是,一位吸毒者赤裸上身,左臂溃烂的皮肤上爬满了蛆虫,镜头不断被特写放大。他怕自己也会变成这样,多年的吸毒史,已经开始在他的身体上刻下痕迹。

  “人们的有些记忆被唤起后,有10来分钟左右的脆弱期,这时段就是利用厌恶疗法改写记忆的最好时机。”

  一些戒毒人员会在这一阶段选择逃避,VR戒毒项目音频设计陈申这时候就会切换音频线路,“当我们的传感器发现他闭眼睛时,我们会采用更加可怕的声音,来刺激他睁开眼睛。”短短几分钟,戒毒人员就像经历了一趟“死亡过山车”。

  到了第三个阶段,画面陡转,鸟语花香的城市环境,其乐融融的家庭生活气息扑面而来。最重要的是,画面中的人是自由的。

  “戒毒,生理上还好,没那么难受,最难受的是失去自由的感觉”,还有一年就可以离开强制隔离戒毒所的常威说。

  根据临床实验数据,在经过15天6次的虚拟现实系统治疗之后,60多个吸毒人员对毒品的渴求度,降低比例达到了75%,而在未使用VR治疗的对照组里,只有3%降低了对毒品的渴求度。

  VR戒毒其实是一种心理学意义上的干预矫治,核心逻辑是先通过VR视频重现吸毒场景,重建吸毒人员对吸毒行为的记忆,然后通过记忆提取和厌恶治疗建立对抗性条件化作用。

  在引入“VR毒瘾评估矫治技术”之前,戒毒所常规的课程只有四个:法律、思想道德、文化和心理健康。

  虽然在课程上也讲过吸毒带来的严重后果,但大多只停留在文字或生硬的图片层面,很多人走马观花。加上冰毒的毒瘾并不外显,戒毒人员的情况很难量化。

  “VR戒毒系统一方面可以测试心率来具体量化学员的毒瘾,另一方面让他们出去之后,再看到相似的场景,能够本能地想起那些后果,很多时候自我控制,就在那一念之间。”

  与传统的戒毒方式相比,VR戒毒的治愈率超过三分之一,有望成为戒除毒瘾有力的手段。但浙江大学医学院精神卫生中心汪永光博士告诉我,戒毒有着更艰巨的挑战。

  “不是说经过戒毒所里的VR戒毒治疗完全治愈,而且监测很长时间都是好的,他真的回去就不吸了。吸毒这是一个行为,和我想不想吸之间不是完全相同的。”

  离开戒毒所后是否会再次复吸,社会环境是至关重要的因素之一。据《2017年中国毒品形势报告》,截止2017年底,全国现有吸毒人员234.5万名,复吸人员占一半以上。

  现阶段,以冰毒为代表的新型毒品正在逐渐代替传统的海洛因等毒品。冰毒与海洛因最大的区别在于,冰毒的依赖性更多的体现在心瘾上。

  对很多戒毒人员来说,一边要自己控制,一边又渴望找到被人家重视的感觉,但因为有过吸毒史的污点,往往不管在外面也好,在家里面也好,这些人想得到被重视的感觉是很困难的,很多人也因此破罐子破摔。

毒瘾易除,心瘾难耐。

  毒瘾易除,心瘾难耐。

  戒毒是很复杂的一件事情,戒毒人员复吸率高,除了跟毒品本身的生理依赖有关,也跟吸毒者进入社会之后面临被隔离、难以融入的社会环境密切相关。

  很多戒毒者在戒毒所里与世隔绝,通过一段时间的戒断,可以把吸毒这件事情抛诸脑后。可一旦出了戒毒所,回到熟悉的环境,再看到毒品,心瘾就会立刻发作,难以控制。

  所以说不论科技多么发达,VR戒毒也只是辅助,而不是什么神奇偏方。想从根源上杜绝毒品的侵蚀,关键还是得充实自己的生活,找到健康的“瘾”,不要作死吸毒。

  本文由微信公众号箭厂(arrowfactory)和公路商店(zailushangzazhi)授权转载。

订阅栏
合作联系
Copyright © 2004-2011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